bwin必赢国际娱乐在线/必赢国际登录/必赢国际娱乐网址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文艺生活
丁运华随笔:母亲
来源:bwin必赢国际娱乐在线/必赢国际登录/必赢国际娱乐网址  时间:2018/4/9 8:56:59  点击:474
    凌晨两点,母亲迷迷糊糊说了句:他们都走了么?我说:哥姐都走了,你放心睡会吧。这一刻我的心再次被母爱的无私所击痛。
    做了造影又接连透析的母亲如同往日一样,心里最担心的永远是自己的孩子,即使自己离死亡很近很近。泪,从知道母亲最终的病情开始就没有断过。尤其是母亲从手术室被我们推回病房后,医生和护士忙碌地为她上医疗器械。为了减少感染源,我们被告知在外面等候。看着一拨拨医生护士急匆匆的走动,我悄悄透过病房窗口,看到母亲异常遭罪的情形,如切肤之痛,刻骨铭心……
    母亲今年76岁,没有文化。在别人眼里母亲能干好强,一辈子没服过软。也许就是这种好强不服软让她在古稀之年住进医院,遭了这么大的罪。因为,过往的每一次不舒服都会被母亲的坚忍所战败。可这一次,她输了……
    父亲常说,母亲为我们这个家付出了太多,省吃俭用不说,精打细算甚至到了“抠”的地步,拉扯六个孩子,家也收拾的有模有样。于是我的记忆里若隐若现地浮现出了母亲年轻时的模样。
    母亲年轻时皮肤白皙,个头不高,爱梳一对大辫子,乌黑乌黑总会招人多看两眼。母亲本姓张,因为家境贫苦,兄弟姊妹多,就把她过继给了一个没有孩子的柯姓人家。柯家姥姥待母亲很好,吃喝照顾着。仍记得母亲说过,柯家院里长着一棵脆梨树,每年都会结不少的梨。梨子快要成熟时,柯姥姥没事就守在树下,看着哪个熟了就摘下来给母亲,其他人想碰都难。一直不爱吃水果的母亲只要说到柯家姥姥和这棵梨树,总会异常兴奋。也曾听父亲说过,母亲到柯家没几年,柯姥姥就生养了自己的儿子,也就是我的三舅。父亲还说,母亲后来还是回了自己的家。可是,她没有忘记感恩和报恩,三舅从小到大以至后来他的三个儿子,母亲都在资助。于是,从母亲坚忍的面颊下,我懂得了“知恩图报”。
    母亲很勤劳,传承着农民的本质。模糊的记忆中,天还没亮,母亲拿着砸石子的工具就出现在料场,一锤头一锤头砸出来毛票,为家里添置口粮;天黑透了,母亲仍在煤厂,一锹一锹把煤从东风汽车上或装或卸下来,为六个学生打拼学费;日头正烈,急忙回家做完午饭的母亲又赶向职工单身楼,拖把一下下将地板擦亮,只为能买台14吋的电视和收录机,满足孩子看电视、听歌曲的愿望;白炽灯下,母亲用粗糙的双手一针一线地做着我们一家人的衣服或鞋子,虽然不够漂亮、不够细致,但足以让我们遮体护暖。
    母亲情商高,家里谁说话,她准能猜到话里的心思。每一句话,每一个动作,每一个眼神,她洞悉的同时,更会考虑到里面的情绪。记得父亲八十寿辰时,我与三个姐姐、大哥相约回家。那天在酒店,父母很高兴,我们趁兴吵吵去KTV。节俭了一辈子,那时已疾病缠身、喜欢安静的母亲,很意外地同意了。那天,我们大声的唱歌,为母亲思想的转变,为父亲的寿辰欢庆。事后,跟母亲聊起来,她说:“唱几首歌,吃个果盘、干果就花那么多钱,声音大的呀,真是找罪去了。可是,你们兄妹天南海北、个个忙工作,一年到头聚不了几次,这钱花的值,再吵妈也高兴。”那一刻,难忘母亲眼里的不舍和留恋。总考虑别人的感受却不在意自己想法的只有——母亲。
    一直以为母亲会是那个坚强无比的女人。可是,残酷的事实打败了美好的期望。“暗中时滴思亲泪, 只恐思儿泪更多。”这就是母亲,吟唱着一路的欢喜与忧伤,将随风颤栗的心弦濯洗出一地飞花纸墨。
    母亲,伟大的职业,尊贵的称呼。与之匹配,与之相随。(小庄矿  丁运华)
 
编辑:徐超


共分为1页 [1] 当前第1/1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