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文艺生活
陈郴随笔:父亲
来源:必赢国际娱乐网址彬长矿业集团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8/1/8 14:40:34  点击:685
    前几天一位挚友结婚,请完假去帮忙。给母亲打电话说不回家了、电话那边传来母亲失望的声音:“不回来了啊”。“该去就让他去吧,下个月他还不是回来”,父亲接过话茬。父亲很少给我打电话,我一般往家里打,都是拨的母亲的号码。
    记得很小的时候,父亲也是在矿上上班、我在家这边上学,母亲带着我。父亲每次回来、总少不了收拾我,那会很是憎恶他,自己从来就没有像其他小孩那样整天吵吵着想爸爸,或是我爸怎么怎么地那样。再后来煤矿效益不好、父亲也和大多数人一样辞职回家了。我上了初中,离家坐车二十来分钟,只有周末才回趟家。就这样初中高中大学,从一周回去一次到两周到一个月两个月才回家。所以也就一直觉得他总是没有母亲那么重要,每次吵架也很想当然的想过,或许、大概、应该他也并不是那么爱我。
    直到突然发现、父亲已经没有我高了,一直就觉得父亲就是比我高很多那种,结果并肩走在一起就突然发现我竟然已经高出他小半个头了,偶然回去、被他唠叨到烦的时候,才会突然想起他已经好久没有再训斥过我,那个如山的背影、也在不知不觉中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得有些佝偻。
    想起朋友结婚前一晚上,布置完新房、朋友的父亲从嘴角一直延伸到眉梢的笑意,笑容堆得脸上皱纹越发显得厚重,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家中的父亲。或许、大概他也在想,想我什么时候给他带个儿媳妇回家,而我突然就想起来他斥责我的时候,却再也不尽是他的那些唠叨。
    提起笔满是无厘头的思绪,想写些什么、却又不知道写些什么。小时候写作文,老师让写父亲,我的卷子上空白的作文栏除了几滴泪痕,硬是什么都没写出来,时隔多年的今天,满满的思绪、想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我想、他佝偻的背影,越多的唠叨、日渐沧桑的面庞,却透漏出多么深沉的爱。(大佛寺矿  陈郴)
 
编辑:徐超


共分为1页 [1] 当前第1/1页